假設您尚未看過【白夜行】這部日劇,還是別往下看囉...^^b
因為這篇網誌對您來說會是一篇地雷絕對會影響觀戲情緒的....XD

 
日本【白夜行】官網:http://www.tbs.co.jp/byakuyakou/  (當然也是地雷囉^^b)


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-=
※ 原文發於 PTT Japandrama 板  Mon Jun 11 11:14:49 2007 ※


前言:要完整剖析白夜行裡的雪穗、掌握住她各階段的轉變,真的超級難....@@
   也許得重看N次白夜行,然後一而再再而三的前後對照、慢慢思量,
   再從各種人性的角度去探討吧? (變相的論文?Orz)
   老實說,只跟緯來進度的我,根本沒自信、也不可能寫出這個東西....冏rz
   但在看完白夜行全劇後好幾天,胸口卻還是有不吐不快的激昂,
   因此就很簡易的寫下了這篇:關於白夜行最後兩集裡的雪穗...^^b 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    
白夜行#9的最後,是唐沢媽媽臥病在床,勸雪穗自首,
但雪穗因為"自己不是一個人",而選擇殺掉養母.....>_<
接著是亮司現身,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,出現在唐沢媽媽眼前。
白夜行#10的開始,亮司逞兇(唉,實在不想回想這一幕Q_Q)
而雪穗正在打電話給涼子,製造不在場證明,
接著就是面對養母去世的噩耗時,對醫生說的那些話.....
「為什麼會這樣.....您是說......我媽媽陽壽已盡了嗎?」
「都怪我...我不該在電話裡抱怨我很累...都怪我....」

這時候的雪穗,苦著一張臉,眼神迷惘,
對不知情的醫生護士來說,看起來都是"喪母之哀",
但對守在電視機前的我們來說,
卻幾乎在第一時間都是"妳騙人!少裝了!"的感覺..(/‵Д′)/~ ╧╧
只是,後來回想起來:雪穗此時的表情,
是不是.....跟前幾次犯罪時的表情不一樣呢?@@

前幾集裡,雪穗想傷害藤村都子、襲擊江利子、或是想殺掉松浦時,
雪穗當時的表情,是帶有"深恨痛絕"、"絕不讓你好過"的狠勁,
以及一種"活該,誰叫你要害我逼我(誰叫妳這麼幸福)"的忿恨。
如果,在病榻前的雪穗,真的不像以往那樣,
帶著狠勁與忿恨、心裡存著"這麼做是理所當然"的不以為然,
那也許可以證明:是唐沢媽媽臨終前的那席話,多多少少感化了雪穗吧...

亮司曾經說過:「雪穗,我們太醜陋了吧! 醜陋得讓每個人都不忍足睹,
        所以我們決定緊緊擁抱,互相遮掩彼此的醜陋!」
但唐沢媽媽,卻是"敞開心胸",完全接納雪穗的醜陋,
沒有任何責備,沒有任何不屑,反而自責太晚發現女兒在人間煉獄裡痛苦。
我想:即使再鐵石心腸的人,再怎麼罪大惡極的人,
聽到有養育之恩的母親,流著淚對自己說出:
「去自首吧!我會活很久的,我會等妳,永遠給妳一個可以回來的家!」
應該沒有人不會因此動搖、更沒有不為之熱淚盈框的吧?>_<
所以,雪穗才流著淚、無言地離開病床,甚至不敢再看一眼這樣的母親!

而在醫院迴廊裡拿著話筒的雪穗,低聲說話,牽動著嘴角,
讓我一度以為她的嘴角,依稀有一抹令人心寒的微笑.... Orz
但現在才真正瞭解:對雪穗來說這是無奈的逞強、與不得不的痛心選擇啊!
那是逞強的牽動嘴角,硬是擠出一個僵硬的表情啊!>_<
不然,雪穗不會無力癱坐在椅子上,用低沈憂鬱的語音講電話,
畢竟,要殺了一個能夠接納所有醜陋的自己的人,
又是對自己完全視如己出、拼了命想保護自己的養母, 這....有多痛苦呢?
我想:亮司也能感受到這些,所以他才代替雪穗下手....Q_Q
而亮司在拔管的那一瞬間,彷彿是無法直視般的"閉上雙眼",
這也許是:選擇不抵抗的唐沢媽媽,帶給亮司的衝擊吧.....Q_Q

電話裡那句「涼子,妳有空嗎?可以陪我說說話嗎?我...好累....」
也許也算得上是:雪穗第一次對涼子說真心話吧!
涼子在面對篠塚的詢問時,也說這是她第一次接到雪穗打的這種電話...
也是涼子第一次看見:平日總是逞強的雪穗,出現脆弱的一面.....
撇開這通電話的手段心機不談,那時候的雪穗,
如果不找個人講話移轉心情,也許真的會在大庭廣眾之下失態大哭吧!
對雪穗來說,那時候無法離開醫院,不能找一個無人的地方處理情緒啊~~

接著,就是唐沢媽媽的喪禮了。
篠塚和金八比對證詞後,一致認為是亮司和雪穗聯手殺了唐沢媽媽....
篠塚甚至還說:「我要去看那女人會用怎樣的表情出現在喪禮上!」
但到了現場,篠塚也對雪穗的失神、悲哀、有點意外吧....@_@
篠塚站在一旁冷眼旁觀,等詢問過涼子,才想通雪穗還是很可能弑親...
而此時的雪穗,面對篠塚的「要不要陪妳守靈」一話,
沒有任何反駁或拒絕,這真的不太像處處心機的雪穗啊....@_@

回想起來,當初江利子事件發生後,雪穗和篠塚在車上談話,
雪穗激動得反駁報警之說、流下眼淚,很快就匆忙結束談話,離開車子,
這算是雪穗明白篠塚不是簡單人物, 決定早點離開以免留下破綻的作法吧~~

照這個邏輯來看,雪穗應該會找個冠冕堂皇的理由,婉拒篠塚的守靈吧?
但雪穗卻沒有,反而癡癡的望著唐沢媽媽的遺照!
我想:這是雪穗正沈浸在那個無奈、又萬分悲傷的選擇裡,
"不得不殺了這樣的媽媽"的衝擊,早就讓雪穗已無心防備篠塚了.....

接著,就是雪穗到公共電話撥給亮司。
這裡也可以看出:雪穗孤單無助的心情,已讓她無心多想.....@@
不然她不會在有篠塚存在的場合打電話,一定是等回家後再去打電話的吧!
敏感又聰明的雪穗,在電話裡,立刻察覺了亮司的不對勁,
不斷的猜測、一連串的逼問、一副氣急敗壞的模樣、生氣卻又莫可奈何,
雪穗此時的心情,應該是很孤單,很害怕,很恐慌吧!
「亮司,我不想失去你,我已經沒有媽媽了,我不能再失去你了!」
所以,踏出電話亭的雪穗,才會承受不了昏了過去.....>_<
篠塚對於雪穗的昏厥,應該也是很意外的吧!
原先是來看雪穗在喪禮上是什麼表情,卻意外看到了雪穗脆弱的模樣..Orz

然後,就是篠塚在唐沢舊家照顧雪穗。雪穗一醒來,馬上向學長道歉,
又急著送篠塚學長搭計程車回家,擺明就是不願讓篠塚繼續留著啊......
但篠塚輕輕鬆鬆的就破解雪穗的如意算盤了....XD
於是,篠塚的眼光很快地移轉到庭院,看著不甚自然的仙人掌....
說了句:「雪穗,就只有那裡種仙人掌啊!」(不太像疑問句的口氣XD)
此時的雪穗,好像也放棄勸篠塚回家了.....
沒有正面回答篠塚的問題,反而說了媽媽像仙人掌的那段話....
甚至,抽抽咽咽的哭了起來.... @_@

我一直搞不懂:這裡,到底算不算雪穗的心機?
算不算是雪穗"為了轉移話題"的回答呢?
後來再深入的想一想:如果是雪穗的心機,
那她應該會淺淺一笑,然後說:「因為媽媽喜歡把仙人掌種在那裡!」
就像:當初篠塚問R&Y代表什麼時,那種自信又毫無遲疑的肯定回答。
但雪穗沒有! 聽到篠塚說起仙人掌,又勾起雪穗不得不的悲傷選擇,
讓她再次面對「這樣無條件接受我的醜陋的人,已經不在人世了!」一事!
所以,雪穗此時的哀悽表情、與傷心淚水,應該不能算是假裝吧....@@
回想著與唐沢媽媽的相處點滴、對照著親生媽媽的殘忍脅迫,
再加上亮司的最後一通電話,終於讓雪穗承受不了,嚎啕大哭!

「....小孩必須對父母有用,但我沒有,我從來沒有回報過媽媽.....」
這一段自白,也可以算是雪穗第一次對篠塚講真心話吧.....
真的很諷刺,在唐沢媽媽死後,
雪穗.....才開始學著......對他人(涼子&篠塚)敞開心房.....Orz
也許心房並沒有完全敞開,只能算是一時的情緒抒發,
也也許,是愁上心頭愁更愁.....
但不管怎麼說,這兩段劇情,都可以算是雪穗第一次對他人,
表露出自己的真實情緒、說出真心話吧(雖然真心話蠻抽象的)......
        
看她哭成這樣,我猜....篠塚應該也很意外,這全不是自己意料之中啊!
雪穗的這番自白,也觸動了篠塚的年幼記憶。
之後,哭累的雪穗趴在桌上,知道雪穗並沒有熟睡的篠塚,自言自語:
「從出生開始,我就被教導:必須當個有用的小孩。
 家裡的大人,都用成績來決定要給我多少零用錢。
 他們說這是為了篠塚集團,如果我想得到錢,就必須有成績。
 如果我連自己的成績都拿不出來,那以後怎麼要數千人拿出成績?
 雖然我並不會恨他們,但是小時候的我,真的很寂寞。
 後來,我遇到了一個能坦率擁抱零分的小孩,
 即使考了零分,也能得到大人的擁抱,那....就是....江利子。」
講到這裡,篠塚沈默了一下,回頭又看了庭院一眼,喃喃說出:
「但是,雪穗,妳真的是孤伶伶的一個人嗎?」

趴上桌上的雪穗,原本的手放在桌上,
卻變成咬著手指(證明雪穗並沒有熟睡),似乎正在消化篠塚的這番話.....
這時候的雪穗,心裡在想什麼呢?@@
隔天醒來,篠塚離去了。只有一張紙條:
「我們是很像的人,妳不覺得嗎?郝思嘉」
        
雪穗看著這張紙條,心裡想的又是什麼呢?@@a
是不是對於跟自己很像的篠塚學長, 這麼輕易的就逼近了內心的自己,而感到意外呢?
或者,此時的雪穗,失去了唐沢媽媽,又幾乎快失去了亮司,
這衝擊已經讓她再也不會想著"一定要除掉知道秘密的人"的念頭了嗎?

而篠塚在經過這些接觸後,似乎也對雪穗有一絲絲改觀了,
因此決定對雪穗"動之以情"。
他對金八說:「以前江利子曾經說過;我和雪穗很像,
       我想:她現在掉進去的洞,也許是我曾經掉進去的洞。
       但我覺得不可以逃避,所以,這是為了我自己。」
不過金八認為"動之以情"會無功而返,
所以只是提醒著篠塚:「soga...那你要小心,不要也掉進去那個洞裡了!」
接下來,劇情持續前進......

#10的最後一幕,雪穗坐在庭院台階上,看著不再響起的手機,
一臉愁容,不斷想起亮司的最後一通電話......
「等到哪一天,我想回家鄉去....」
「我們一起等那天到來,等15年的期限一到,我們就回老家去,
 我們再一次地,手牽手在太陽底下散步!」
「雪穗妳可以回去,但我做過太多事了,到處都有活著的證人。」
「如果沒有亮司你的話,我就真的是只剩自己孤伶伶的一個人了!」
「雪穗,我喜歡妳,我真的好喜歡、好喜歡這樣的妳....」
「亮司!亮司!」
「嘟...嘟...嘟...嘟.......」

接著,就是#11了.....
再也沒有接到亮司的電話,完全不知亮司是生是死的雪穗,
一直掛心著:亮司"總有一天想回家鄉"的心願....
「亮,我想還給你,那充滿陽光照射的地方。
 我想讓那朵白花再次綻放!我不想放棄那天你給我的夢想!
 因為你說我是你的太陽,所以我想回報你給我的一切!」
於是,雪穗暗自下了個決心: 在兩人的故鄉 — 布施,開「R&Y」二號店!
(雖然雪穗本來就計畫開分店了,但這是因為亮司,才會選在故鄉開...)
雪穗很挑剔開店的條件與地點,找店面似乎遇到不少困難,
最後是接受篠塚的介紹,才選到了不錯的開店地點.....

我想:以雪穗的聰明,應該知道篠塚此時的幫助有點不合常理吧~~~~
畢竟篠塚一直對她存有懷疑&敵意,甚至還跟金八聯手一起調查她的啊!
但雪穗還是沒有防備篠塚,反而接受了篠塚的幫助,
我想:此時的雪穗,想實現亮司願望的念頭,老早就遠大於防備篠塚了吧!

唯一一次的防備,好像就只有對篠塚說:此次的R,是代表媽媽礼子....
又或者:這不算防備,而是代表:雪穗依舊想著唐沢媽媽吧?
因為,雪穗特地將那株仙人掌帶到R&Y二號店裡!
這應該可以證明:雪穗是將這株仙人掌,當成是媽媽的遺物了....
雖然開店的動機是為了亮司的心願,
但雪穗心裡,一定還是感念著唐沢媽媽能"坦然接受自己的醜陋"吧....
即使我們還是無法得知,在雪穗心裡,
"後悔殺了媽媽"、"背棄媽媽的愧疚",到底佔了多少成分,
但至少,雪穗沒有一副"理所當然"、"不以為意"的表情,
也許,是唐沢媽媽的寬容與慈悲,已稍微將雪穗的善念點燃了吧......

彷彿是要回應亮司的願望一樣,雪穗盡其所能的規劃、布置,
就連涼子也搞不懂why:原本是拼命三郎的雪穗,
現在已經無心一號店的生意,只顧著讓二號店極盡奢侈與華麗,
親自編輯網頁,甚至還在百忙之中,要設計師做出"太陽戒指"!
    
涼子對於雪穗的執著無法理解,但老闆是雪穗,也只能遵行老闆的意思....
頂多就只能趁聚會時,跟篠塚吐吐心事,
也讓篠塚得到不少關鍵情報:ex涼子是掛名合夥人、雪穗的錢財來源.....

對此時的雪穗來說,她就是想營造一個完美的,足以代表R&Y的店啊!
以一號店的設計為出發點,雪穗費盡心思,為二號店做的設計有: 
1‧在網頁上、店面前的大片落地看板,有著西洋男女深情對望拉手的照片,
  投射著「她與亮司的純純初戀」。 
        
2‧二號店的網頁基色,選擇了代表太陽的紅色。
  店裡掛著雪穗做的紅色菱形花樣皮雕藝術框,網頁也放上這個圖示。
  藝術框底下藏著亮司做的太陽剪紙,而這張剪紙設計成一只戒指。
  戒指中間還別出心裁的鑲了紅色寶石,回應雪穗的"紅色皮雕"。
  最後,雪穗在店裡擺著:"放在白色紙花團裡的太陽戒指"。
  亮司和雪穗兩人的作品,在店裡一裡一外相互輝映,
  象徵著「她與亮司一路相伴的牽引」。
  (雪穗在開1號店時,沒有把菱形花樣皮雕的圖樣放進店裡的設計,
        更別說那個藝術框了....)

3‧二號店裡內外的柱子上 or 牆壁上都做了店徽設計。
  除了印店名R&Y、還印了滿滿的雪花(雪穗)、光點(亮司)
  以及太陽、向日葵花、放射狀光芒(都具有太陽的意象)
  這是在一號店就是已經存在的符號與設計。
  唯一不同的,是在二號的店入口處、大型西洋男女人像的看板旁,
  這些符號花樣數量明顯多很多,也更為強調。
  我想:這是強烈代表:「她和亮司,想在太陽底下手牽手的心願」吧!

從裡到外、表裡互映, 雪穗將她與亮司,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,以形象符號一一呈現,
雪穗的設計,無疑是將"兩人在太陽下手牽手"的亮司剪紙,完全立體化啊!
所以,雪穗在這種強烈的執著下,
就算要花很多心力花很多時間,就算無法專心經營一號店,
就算預算不夠,得去借錢才能進行,但雪穗還是不顧一切的去實現啊!
只因為亮司說:「等到哪一天,我想回家鄉去...」
就算之後亮司已經被通緝,雪穗仍然不放棄,持續打造二號店,
甚至雪穗忙著工作,累到趴在電腦前睡著了,
卻還是在夢裡,夢見自己與亮司再次牽手,桌上的手不自覺的握起,
雪穗,是很強烈的想實現"再次牽手"的願望啊~~~~~~~~

當亮司在網路上看到時,也微笑著期待著二號店的開幕,
一如雪穗的圖書館留言:
「我離婚了,終於能和心愛的人一起牽著手了, 我終於再也不會再失去他了!」
亮司感受的到:開在故鄉的二號店,是雪穗強烈向自己表達心意的手法...
這也讓亮司下定決心:那就在開幕這天,一起解決掉吧!
「對雪穗來說的兩個絆腳石,就是我和笹垣,在這天,把一切結束掉吧!」

終於,新店的籌備,一切都完成了。
就在萬事皆成,只欠開幕的前一晚,篠塚帶著酒要開預祝會。
就算雪穗起了疑心,她也無法拒絕篠塚的好意,
畢竟,是篠塚讓她找到了這個店面。
就在雪穗去找杯子時,篠塚打開了藝術框,看到了亮司的剪紙。
雪穗訝異的說不出話來,僵在一旁。
她大概永遠都想不到,除了自己,還有別人能夠發現這個!
    
苦口勸雪穗去自首的篠塚說: 「扣掉犯罪,我認為你們的初戀是很美好的!」
但,即使已經無法控制的掉淚了,雪穗卻還是選擇說謊、不願承認。
篠塚痛心雪穗的執迷不悟,不斷說教:
「……其實桐原亮司一直希望自己能受到審判得到懲罰,
 但妳卻自私的困住他,不肯讓他獲得解脫……」(台詞已經忘光Orz)

「笹垣說你們兩個只是彼此守護著那天的靈魂而已! 
 亮司至今還在那個通風口徘徊,而妳是不讓人看到妳的真面目,
 把自己封閉在那棟幽暗的廢棄大樓裡!」
        
但雪穗,還是倔強的說:「你們有什麼證據,可以說這種話?」
聽到雪穗這句話,激動不已的篠塚,拿著剪紙,抓起雪穗,指著戒指,
「這就是證據!」
但雪穗還是一樣,流著淚,咬著牙,不願承認!
於是篠塚放棄了,拿出圖書館留言的紙張,
把剪紙和留言放下,告訴雪穗:「這裡有桐原亮司的真心話!」
就這樣,篠塚莫可奈何地離開了店裡。

獨自一人的雪穗,一邊咬著手指,一邊看著亮司的留言,
回到家裡的雪穗,若有所思的看著映在鏡子裡的自己,
內心自白:「其實我早就知道,從很久以前就知道了。
      亮司你一直希望能夠得到審判懲罰, 
      將你困在通風管道深處的人,其實是我!」
畫面一轉,時間跳到第二天,鏡子裡是變成盛裝打扮的雪穗,
此時的雪穗,心裡到底再想什麼呢?
看過亮司的留言,雪穗的內心,是不是動搖了呢?

隆重開幕後,雪穗不時凝望著四周,期盼亮司能夠前來,
此時的雪穗,內心充滿"希望亮司還活著、能出現"的強烈意念,
這已讓雪穗無視於亮司已被通緝、附近一定有便衣警察的危險了......

不然,以雪穗的敏銳,以往的她,一定會故作鎮定,
然後在心裡祈禱亮司不要來、免得被抓吧!
但雪穗沒有,她還是四處張望著,尋覓亮司的身影......
這應該可以說:雪穗這次是想遵循亮司的願望,兩人一起投案了吧?
篠塚留下的圖書館留言,終於對雪穗發生效用了!

谷口阿姨在店門前叫住了雪穗,雪穗一點都不感到意外....
反而露出微微一笑,跟谷口阿姨打招呼聊起天.....
要是以往的雪穗,看到篠塚拿來的圖書館留言後,
一定會猜到谷口阿姨已經和篠塚、金八接觸了!
接著的反應,一定是:「糟了!她已經知道秘密了!她知道多少?」
甚至湧起 "一起做掉篠塚、金八、谷口他們" 的念頭吧!

但雪穗沒有,在面對谷口阿姨的詢問時,反而說出自己的真心話!
彷彿回到了年幼時的小雪穗,跟谷口阿姨傾訴心事與疑惑! 
「在我的頭上,從來沒有太陽,一直都只有夜晚。 
 但我並不害怕,因為我已經有能代替太陽的東西了,
 雖然那並不耀眼,但用來照亮要走的路,卻已經足夠了,
 那是只屬於我的太陽。」
「那妳呢?妳也是他的太陽嗎?」
「我,想結束這一切!」
「soga...希望他今天能來....」
笑著送走谷口阿姨的雪穗,應該是第一次:對於知道秘密的人,
沒有任何殺意、甚至沒有任何防備心態吧!

接著,就是雪穗發現亮司身上插著那把剪刀、血流滿地倒在地上.....
終於見到亮司的雪穗,不可置信的看著亮司,
「亮...?」 為什麼?!
訝異萬分的雪穗,僵立在街頭,不是為了躲避便衣警察的目光,
而是,逞強地壓抑著內心的震撼、彷彿不願相信眼前真實的哀傷,
雪穗無法接受亮司的選擇,顫抖的、緩慢的、朝亮司踏出了第一步......

而亮司,終於看到雪穗,與雪穗的眼睛對焦了.....
亮司耗盡力氣,伸出自己的手,奮力的往雪穗比。
雪穗看到了,不由自主的喊出「亮!」,又往前踏了一小步.....

看到雪穗往前走的亮司,拼著最後一口氣, 比出了「食指」,用嘴形說出「妳...走...吧....」
彷彿是11歲的小雪穗,在月台上比著食指,要亮司離開的情景.....
聰明的雪穗明白了:「亮司,決定以死來保護自己!」
亮司為了不要讓被通緝的自己,成了雪穗的絆腳石,
決定犧牲自己,以換得雪穗光明依舊、不被破壞的未來啊.......
所以,雪穗瞭解了,轉身,離去,哭泣。

「好亮....真的好亮.....」
此時的雪穗,唯一能回報亮司的,就只有不得不的接受啊!
她的太陽義無反顧地燃燒殆盡,而雪穗只能接受這最後僅存的光啊!

之後,在警局接受偵訊的雪穗,
第一次,向他人坦承:「亮司是我的初戀情人!」
但是,對雪穗來說:這卻是她"最後一次的說真話"了......
(在唐沢媽媽死後,雪穗也只對涼子、篠塚、谷口、警察四個人說過真話Orz)

為了不辜負亮司的犧牲、為了亮司想守護自己的心願,
雪穗選擇「不斷的說謊」,所以雪穗,「失去了最後也唯一的真實」!
即使雪穗洗清了警方的嫌疑,也如亮司所希望的:追查不會牽扯到雪穗,
但此時的雪穗,再也不能等著期限到來「兩人一起手牽手走在太陽底下」
甚至,自小陪伴著自己,記憶深處所牽掛的那人,已經不在人世了......
失去亮司的雪穗,孤伶伶一個人的自己,還剩下什麼呢?
好像被抽空的靈魂、持續遊走在白夜裡,迷失在永遠徘徊的人生中!

形式上的孤單,是指雪穗永遠失去了一直以"幽靈形式"相伴的亮司。
心理上的孤單,是雪穗再也無法對任何人說出真實&真心話。
此時的雪穗,一如金八所預見的:「以謊圓謊的人生,沒有未來可言!」
「不讓人看到妳的真面目,把自己封閉在那棟幽暗的廢棄大樓裡。」
更是唐沢媽媽說的:「妳身所處在的,是人間煉獄啊!」
對雪穗來說,她的報應是沈重又孤單的,
更悲慘的是:再也沒有人.....能夠解救她、救贖她了!

害怕自己要是說出實情,會對不起為自己死去的亮司,
害怕自己要是承認了,就會讓過去兩人的努力化為泡影,
更別說要追隨亮司奔赴黃泉路了!這樣做,只會讓亮司的死白費啊.... 
於是,雪穗不敢說出真相、也不敢尋死,
原本事業心強的雪穗,甚至變得無心經營R&Y....
最後連店也不保、財產付之一炬、背負了龐大債務,
雪穗,成了名副其實的「行屍走肉」!

在店倒了之後,雪穗咬著手指,站在空蕩蕩的店裡,痴痴望著通風口,
金八看到這樣的她,說了句:「他已經不在那裡了」
此時的雪穗,好像回到了幼時的小雪穗,公然的咬著手指沈思!
在雪穗長大後,每一次雪穗咬著手指,
都是心裡正盤算什麼的時候、都是她想動歪腦筋耍心機的時候,
更不可能在公開場合,一定是自己躲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咬手指啊!
可是,這時的雪穗,卻在金八面前大喇喇的咬手指,
已經不需要任何心機手段了,也再也不需要任何隱瞞與掩飾了.....

失去唯一真實的雪穗,卻好像是迴光反照似的,回復了幼時的習慣,
真是諷刺啊.....>_<
小時候的雪穗,還有小亮司可以救贖自己、那朵白花給了她希望與夢想,
這時候的雪穗,不但再也無法說出真心話,甚至再也沒有人能救贖她了!
這種報應,是無期徒刑的!
雪穗永遠的、沒有期限的,處在「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」的人間煉獄啊!

篠塚說:「被別人奉獻一生的人,可能要比為別人奉獻一生的人還痛苦。
     不管做什麼,都必須過得幸福的人生,
     活著這件事,本身就是一件懲罰....
     而唐沢小姐....甚至....已經永遠失去幸福了....」
對雪穗來說,她只會這種生存方式:永遠失去幸福、永遠不會再有真實,
這種報應,比得到"法律上的罪名、現實實質上的懲罰",還來的殘酷啊!


白夜行的最後一幕:
        
2006年11月11日那天,雪穗載著太陽戒指,拿著"亂世佳人"的書,
對著遠方的孩子,微微招手。孩子注意到雪穗,走過來....
        
而那孩子 — 亮司的親生兒子,像是要安慰雪穗似的,"主動"伸出了自己的手,
        
雪穗也緊緊的握住這雙小手,陽光依舊耀眼、但卻人事已非...Q_Q
我想:這一幕,算是編劇的給雪穗的一個"實踐願望"的機會吧~~~~~~
據說原著裡,亮司並沒有留下孩子,雪穗是不可能有這種機會的...@@
因此,編劇,就讓雪穗以這種方式,來憑弔、實踐兩人的約定了.....

不可否認:最後看到這一幕時,我整個人起雞皮疙瘩....( ̄□ ̄|||)a
我十分害怕:那個年幼的孩子,要是跟雪穗接觸了,
會不會步上雪穗與亮司這麼悲慘的後塵?
會不會被雪穗擄走?(我承認我想太多了Orz)
但是,此時導演的運鏡,都沒有拍出雪穗的臉,
就只有抽象的用 "手"、"戒指"、"書"、"背影",來表示這是雪穗,
這也許,是暗示著:
「以這種方式實踐心願之後, 雪穗就再也沒有任何可以依附的希望了!
 沒有希望、沒有實體、只剩空殼的她, 就這樣消失在耀眼的陽光裡。」
唉,人生至此,何其悲慘?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雪穗:「之後,我還是不斷地說謊, 就這樣,我失去了最後且唯一的真實。
    亮,我這樣做,應該沒有錯吧?
    要是在這裡罷手,那以往的一切不就全都白費了?
    但,我們這是為了什麼啊? 到底是為了什麼啊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說著這段自白的雪穗,跌坐在店裡,彷彿小時候的雪穗,跌坐在那棟幽暗大樓裡。
到頭來,依舊是一場空啊!
        
亮司:「真正的罪與罰,是降臨在心裡與記憶深處的...
    吞下的罪惡侵蝕著靈魂,不久之後,連身體、靈魂也都被吞蝕殆盡。
    無法回頭的現實埋葬了彼此,時間的流逝洗滌不了污穢的靈魂,
    活著贖罪成了荊棘的道路,唯有帶著罪與罰,找尋呼吸的痕跡.....」

而雪穗,就這樣,永遠處在「求生不能、求死不得」的人間煉獄裡,
任憑著"再也無法說出口"的罪惡,持續侵蝕污穢的靈魂,
再也沒有能夠贖罪的機會,再也感受不到任何真實、任何幸福...
只能拖著空殼,持續遊走在白夜裡,迷失在永遠徘徊的人生中。 
--
※ 發信站: 批踢踢實業坊(ptt.cc)
◆ From: AWISH@希的家
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創作者介紹

AWISH@希

AW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