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是『91記者節』。
在現今記者素質低落、彷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當下,
這個節日還真有點突兀。XD

從Google翻一下這個節日的由來
 記者就是把國內外發生的重要事情,            
   用最快的速度把消息傳給民眾的人。
   記者總是不怕危險很勇敢到現場採訪及攝影,尤其是戰地記者。
   民國二十二年八月間,江蘇省黨部鑒於中國新聞事業甚被忽視,
   乃呈請中央通令全國各級政府及軍隊,切實保護記者。
   行政院乃於是年九月一日,通令各省市政府遵照。
   此令頒布以後,引起新聞界莫大的興奮,
   因之,杭州市記者公會即向全國同業提議,
   以這一天為「記者節」,各地紛表贊成,均自行集會紀念。
   民國三十二年復經行政院正式核准。


嗯,就上述的意義來說,真的很值得紀念。
尤其,以那時核准節日的時空背景下,記者,是值得尊敬的專職人士。

當時的記者都是拿著自己的命去跑新聞挖新聞的,即使有少部分是八卦狗仔,
但絕大多數,都是有自覺、有內涵、有所堅持的的「新聞人」。
尤其是戰地記者、獨裁政府的政治線記者、落後區域的採訪記者等等,
他們是豁出去、隻身深入險境,要是遇難遇故,沒人能幫忙,連公司也不一定救的了你……

以前的記者,是一份很崇高的行業。
上知天文下知地理,還要有資料整理的能力,在沒有電腦&網路的時代,
必須信手拈來就是一疊過往的歷史資料……
這些考驗的是記者的基本功:勤奮收集資料、彙整資料,
分析、評論、比較、論述,更是考驗記者的的資歷、見識、才智。
也許依舊無法完全擺脫「個人主觀」的框架(畢竟新聞也是"人"寫出來的),
但比起今日,過去的記者資質,已經算是太多太多了!

現在的記者,只需要會「上網抄新聞」,無須網路使用者同意,就可以編出一篇稿子。
甚至會出現「沒有經過查證,最後被踢爆是烏龍」的窘境……
(之前許瑋倫車禍往生,網友在PTT上爆料說自己的父親看到仔仔因為許而消瘦憂鬱,
 記者照抄不誤,結果報導出現後, 網友才發現自己的父親誤把鄭元暢當周渝民,
 上網澄清,其他網友一片叫好,認為這次終於婊了愛上網抄新聞的記者!
 只是,想當然爾,記者還是當作沒這回事,連澄清報導或道歉都沒有……Orz 
 目前報導的連結已找不到,而網友的文章也淹沒在歷史裡了。)

諷刺的是:這種嚴重的「誤報」,卻沒有被正視。
誤報的記者照樣跑新聞,報導的媒體依然故我,當作沒這回事,
連澄清報導都沒有,只會偷偷把新聞稿從網路撤下來、在下一輪新聞檔抽掉這篇。

被誤報的當事者,往往只能摸摸鼻子自認倒楣。Orz
誤報已是如此,那刻意「製造出來」的新聞,也只能靠著當事者自食其力,努力澄清了!


今年八月,正好有兩篇超級經典的「刻意製造的新聞」!

第一則:官商勾結的政客與商人,讓記者瞬間變眼殘!

2007.08.17 聯合報:議長突檢美麗灣 找不到廢棄物

2007.08.18 公共電視‧公民新聞: 杉原海灘的一場勘察騙局

看著真相照片與影片,
聯合報的「陳嘉信」大記者,怎會寫出這種「完全欺騙」的內容呢!?
是受賄所以眼殘?(都官商勾結了,記者被收買也不是啥值得意外的事了!)
還是被採訪者刻意誤導?(就算如此也得找出真相、才能寫稿子交差吧Orz)

最後還引述:「業者要對環保團體造假的照片,保留法律追訴權」,
稍微懂法律的人,都會知道這句話有講跟沒講一樣,
要是真的被抹黑被污衊當然是要告上去,光誹謗就可以告倒環保團體了!
為啥不敢直接告?而是說這句有講跟沒講一樣的「保留法律追訴權」呢?

如果那一天,台東環保聯盟的人,沒有趕到現場去,
沒有參與這場「被政商操作」的勘查,那是不是這群官商鼠輩可以「隻手遮天」?
將不堪的事實掩蓋,直到哪天因為某種外力(颱風or內訌),這場假新聞才不得不曝光?
諷刺的是:現場唯一一個記者,卻幫著這群鼠輩,睜眼說瞎話……

一般老百姓沒有這種第四權可以監督,但媒體有,
但他們卻眼殘掩藏真相腦殘製造假象
這就是台灣現今的記者。
沒有任何「監督政商的自覺」、沒有絲毫「探求真相的堅持」、
只想著要怎麼搶獨家、怎麼拼收視率閱報率,全然喪失了身為記者的尊嚴!

試問:環保議題就不值得記者去深入挖掘嗎?
與其COPY國外媒體的報導「北極溶冰」、「全球暖化」、「 氣候異常」等等,
不如反過來,好好深思台灣的處境,阻絕政商勾結侵害台灣自然環境,
守護"正當且正確"的環保政策,這才是台灣媒體、記者該做的事情吧?


第二則:記者為交差,要求警方與當事者演出一段「假山難」!

2007.08.10 中央社:三博士班研究生登山失聯   (連結已失效,剩下 Google 的庫存網頁)

2007.08.09 當事者Blog:
既無求救,何來獲救之說?

2007.08.11 登山補給站:留言版討論串

這篇報導出了很多錯誤:搞錯了三位登山客的系別,只有一位是博班,另兩位是碩班,
           而且也只有一位是地質所,其他兩位是地理所與城鄉所。
           登山行程記者也寫錯……

更誇張的是:當事者披露出「警察與記者」聯手要求做戲的不堪。
冒著風雨前往救人,勇氣可嘉、精神可佩!
但今天當事者並無"陷入困境急需救援"…… Orz

是警察局需要業績?需要營造警察正面形象的機會?
還是記者想扭轉乾坤、讓這則新聞更具話題性?
一如當事人所言:「
碰上了只能默默吞下」真真假假,早就淹沒在其他條新聞裡了。

回到登山這個話題:
對一般百姓來說,登山活動是極為危險、可能會喪命的活動。
原因無他:就是媒體總是把山難事件誇大報導!

我不否認登山是具有危險性的活動,但台灣的山岳之美,卻只有深入深山才看的到!
還有很多深山裡的植物動物,也是許多研究學者傾畢生之力研究的!

只要自知體力妥善規劃、裝備齊全謹慎行事,
登山是一種挑戰自我極限、體驗山岳之美的健行活動……
加上這幾年,台灣岳界已經逐漸重視登山安全,雖然還是有些無法盡善盡美之處,
但比起以前的年代,登山其實已經不是一種「不要命」的危險活動了!

只是,台灣媒體界,對於登山還是抱著「十惡不赦」的態度,拼了命胡亂報導!
例如:登山客颱風天「執意上山」……

其實,有些登山活動長達數十天,
颱風卻可以一天形成三天逼台,這時候登山客要下山也已經來不及,
最好的辦法就是找掩蔽處躲颱風、注意山洪與山崩,小心取暖,
要是貿然下山,在強風暴雨中勉強步行,反而更加危險!

的確有少數人不知輕重,任性上山,最後落得動用社會資源、被援救下山,
但對裝備齊全、妥善規劃的登山客來說,
又有誰願意遇上山難?搞成被"援救下山"的窘境?

而在新聞裡,又有誰知道:這則山難新聞,是不是又是記者添油加醋胡亂猜測寫的呢?
所以,別再對登山活動有負面的刻板印象了!
   也別再認為:只要有登山客待援就是浪費社會資源…… Orz

前因後果都還不知道,山上的人也不是願意失聯,
而是因為山上收訊不良,不是隨時隨地就能打電話啊!
真正的情況只有當事者才知道,山下的人怎可能沒有透過聯絡就知道一切事情呢?
怎能一口斷定他們是錯誤&浪費社會資源呢?(還是有誰有天眼通可以看到山上的事XD)
真正該譴責的是:颱風天跑到海邊觀浪、不要命的傢伙,這才是「浪費社會資源」啊!


連這種小小的登山新聞,都可以搞成這樣,那政治新聞,要被製造更是太容易了!
在某件事情上,敵人和自己不同立場,剛好可以拿來大罵特罵,
       敵人和自己同一陣線,就要說對方想騙選票騙OO騙XX,
立場可以隨便記者&媒體玩,哪種顏色哪種立場,一清二楚。

所以,在這種媒體環境下,
身為接收資訊的閱聽人的我們,真的必須學習「辨識新聞」!
對於這些被"刻意製造出來"的新聞,真的不能全盤接受,以免被洗腦…… Orz
要是喪失了自己的判斷力,完全被新聞語言左右,那就真的無法分辨是非了……

今天是9.1記者節,諷刺的是:記者與媒體卻是不是"完全"能夠「被信任」的……
當然,也有很多記者是很認真的,也有更多新聞報導是真實且求證過的,
只是真假之間,除了依靠記者自己的自覺(如果還有這種"有自覺"的記者的話),
更要靠閱聽人自己廣泛閱讀,多方比較了!

在沒有「實質且有用」的監督媒體機制下,我們這種平凡閱聽人,也只能自求多福了。
同一篇新聞,必須看不同的N個媒體,從中比較資訊的差異,
得到的,才是較為"趨近真實"的面貌吧……

(根據我這幾年的觀察:大概只有犯罪報導、詐欺案件、消費糾紛、
           宗教斂財、直銷老鼠會、等新聞,才有各家一致的新聞內容XD
   只是也要看情況,如果遇到記者同行相護,那就真的是……報導絕不會有真相了!
 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□ xxxxxxxxxxxxxxxxxx

Anyway,
盡信書不如無書,看新聞亦是。

當個有思想的閱聽人,
別再輕易地、被有心媒體刻意操弄的意識型態所左右了!


--
※ 發信站: 痞客邦(pixnet.net)
◆ From: AWISH@希的家
 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WISH 的頭像
AWISH

AWISH@希

AW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禁止留言
  • PixnetSupport
  • [重要] PIXNET站方通知

    親愛的會員您好:

    經使用者來函反應,您於
    http://blog.pixnet.net/AWISH/post/8355933
    此篇文章中,關於”華視主播…”一節,
    「已經嚴重侵害該本人權益
    同時所言不實
    嚴重誹謗本人名譽
    特此嚴正要求
    請立即移除此篇文章
    否則將對相關人士等提出法律訴訟」
    等等前述事項,
    需請您自行移除相關文章,以免訟累

    謝謝您
  • 在此感謝 Pixnet 站方於 2008/03/04 台北時間 17:55 的留言告知與提醒。
      
    遲至今日(2008/03/06)才出面回應,請 Pixnet 站方見諒。
      

    目前已將此事的來龍去脈,悉數與律師討論,並得知我方之必要處理方式。
      
    依據律師之建議,作法如下:
      
    1‧由於本文旨意並非探究「當事者之事件」,而是作者對媒體現象的感慨心得,
      
      因此原文作者AWISH有義務刪除"來函者"所指之文字(共一行23字與一連結網址),
      
      但並無義務刪除主旨與「該事件」無關之本篇全文。
      
      至於文中所引述「當事者之事件」的連結網址,現已失效,轉為寵物論壇網頁。
      
      
    2‧本文作者 AWISH 已於 2008/03/06 台北時間 22:00 ,刪除該連結網址。
      
      同時刪除引述該事件之文字(共一行23字),並關閉本篇文章的迴響留言功能。
      
      
    3‧關於Google搜尋,與其它各家搜尋引擎,仍殘存搜尋結果之「庫存網頁」,
      
      需留待下次搜尋引擎重新抓取頁面,更新搜尋結果,請"來函者"體察。
      
      
    4‧本文作者AWISH,已將"更改前"與"更改後"的網頁頁面,存取備份,作為證據。
      
      若有疑慮,請當事者 E-mail 至 awish@pixnet.net 信箱。謝謝。
      

    AWISH 於 2008/03/06 22:39 回覆